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单生活

我渴求健康和自由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jelly  

这里没有繁复精准的美食制作技巧和难以得到的刁钻材料,我的宗旨是——“日常、简单的食材+无限创意=新奇好玩的美味”。

网易考拉推荐

童真撑不起悲惨世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2009-01-30 23:36:22|  分类: 影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真撑不起的悲惨世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 jelly - 果冻の彩~秋色彩

       几个月前的某天,无意中从一本杂志里面看到某本小说的选段,然后被深深吸引。上网查询这本小说,居然意外得知这个故事已经被拍成电影!于是便等,一直等电影的放映。从有预告片,等到今天,足足等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能够从网上看到这部电影了。今天是大年初五,新春佳节是否不应该看这么悲情的电影?非也,在新的一年,如果能够通过这些历史写实题材的电影,让我们的良知和良心更丰富一点,能够收获多一点对人性和历史的思考,比起看喜剧片更加有意义。

       这是关于德国纳粹时期的电影,类似这种题材的电影有很多,《舒特拉的名单》、《美丽人生》。要说比较,这部《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比较接近《美丽人生》,同样采取另一个角度,通过某种人性特质去侧面描述集中营,《美丽人生》是通过作为爸爸的角色用乐观、善意的欺骗去让悲惨的集中营生活添上游戏的色彩,而《穿条纹睡衣的男孩》则是通过两个身份背景悬殊的8岁男孩无所顾忌的交往去成就一个悲剧的结局。

       身为德国人的男孩,因为爸爸是德国军官的缘故,举家搬到离集中营不远的一处别墅居住,男孩的睡房窗户可以看见远处的集中营一角。男孩一直认为那是一个农场,他很好奇为什么农场里面的人全部都穿着条纹睡衣在劳作。男孩的妈妈,军官的妻子对此很担心,因为他们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房子能够看到集中营,而军官却不以为然。妈妈告诉男孩一定不能到外面去,并且把他的睡房窗户钉死,让他不能看到那个“农场”。但是这个举动非但不能制止男孩,反而让本身非常喜欢探险,一心想成为探险家的他好奇心更加强烈,于是,在某天他终于偷偷的跑了出去。

        经过树林、小溪,男孩来到一个巨大的铁丝围墙前,他看到铁丝网的那一边居然有一个穿着条纹睡衣,光着头、无精打采的男孩坐在沙土中。他上前跟他问好,并且互报了姓名,然后这个光头男孩抬起惨白的脸,问德国男孩:“你有没有带食物?”德国男孩反问:“你很饿吗?我没有带哦”。光头男孩有点失望的点点头,又再低下那惨白的头颅,就像一具干尸那样一动不动。德国男孩问:“你也是在这个农场工作的吗?为什么你们穿着睡衣?”

“农场?这里不是农场。我们没有穿睡衣啊”光头男孩有气无力的说。

“这就是睡衣啊,我也有一件这样的条纹睡衣。”

“不知道,我们的衣服都被那些军官取走了,我们只能穿这个。”

“军官会取走衣服吗?我爸爸也是一个军官,不过他地位比较高,不会拿走别人的衣服的。他在做着为国家发展有益的事。唉,你就好啦,可以和农场里面的人玩,我刚搬来这里,都没有朋友跟我玩。”

“玩?谁告诉你我们在玩?我们在这里建造一个新营仓。”

“那你衣服上的号码不是在玩游戏用的吗?”

“哦,这号码啊,我们这里每人都有一个,是我们的编号。”

“你在这里有朋友吗?”

“有的,不过经常打架,所以我喜欢来这里,这里我可以独处一会儿。”

“BI————”远处哨声响起,然后是极恶的喝骂声,光头男孩立即惶恐的起来,推着独轮小车跑向人群,那瘦弱单薄的身躯,彷佛随时会倒下。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见面。

      男孩回到家,和家人相处时大家谈及空中飘荡着的难闻气味。军官爸爸说那是农场那边的人烧垃圾。这个问题男孩也问过舒穆尔——那个光头男孩,他说大人们告诉他是在烧衣服之类的,他也不是很清楚。吃饭的时候,家里厨房那个负责削土豆的男人因为在给爸爸的下属倒酒时碰跌了酒杯,被暴怒的下属拖出去狠狠的打了。妈妈和姐姐都惊恐得不敢作声,而爸爸和爷爷却悠然自得的继续吃喝。男孩分明看到妈妈焦急想站起来制止的神情,可是爸爸冷漠的脸显然震慑了整个饭桌上的人。那个露出条纹裤脚的削土豆男人,明明不是一个坏人,那次荡秋千自己受伤了他还给自己包扎了呢!还告诉自己他以前是一个医生。虽然男孩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一个医生会放弃职业来这里削土豆,但是也不该因为碰了酒杯就被这样毒打啊?虽然心中有很多不明白,但是却不敢问出口。

      第二次偷走出去的时候,他带了一块巧克力,但是舒穆尔却没有出现在铁丝网前,第三次、第四次,也没有在。某天,男孩又准备去铁丝网处,他在厨房偷偷拿了几块蛋糕,还差点被妈妈发现!这次终于见到舒穆尔了!舒穆尔接过蛋糕就狼吞虎咽的猛啃,看上去好像饿了很久的狼。吃过后不久,哨声又响了,舒穆尔又惊恐的马上推着小车离开,连谢谢也来不及说一句。不过男孩心中很高兴,因为他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终于有了一个朋友。而且这样秘密的见面充满着刺激,完全符合成为一个探险家的过程。

      家中来了一个古板的家庭教师,这个男人不教其他,只是一味教历史,一味向他们姐弟俩灌输着国家、犹太人、敌人、战争这些概念,男孩听不进去,但是姐姐似乎很受教,因为自从上课不久,姐姐就把喜欢的布娃娃丢弃,换上革命少女的装束,卧室墙上更是贴满了国家的宣传剪报。男孩问姐姐到底那个农场里面的是什么人,姐姐没好气的告诉他:“你不是一直都认为那个是农场吧?那里其实是个集中营,里面的人全部是犹太人!犹太人是我们国家的敌人!”男孩问老师:“难道全部犹太人都是坏人吗?就没有一个好的犹太人吗?”老师鄙夷的答他:“孩子,如果你认识到一个好的犹太人,那么你就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探险家!”这句无心之话,正中男孩心意,他就是要做一个出色的探险家,同时他相信舒穆尔就是一个好的犹太人。

      那天经过饭厅,男孩非常惊讶的看见舒穆尔居然站在自己家里的饭厅桌子前擦着玻璃杯!他跑过去惊喜的问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舒穆尔说他们需要一个手指小的人来清洁这些杯子,然后舒穆尔眼光忽然落在了一盘饼干上面。男孩马上递了一块饼干给舒穆尔,舒穆尔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和男孩说话。突然,门被“彭”的一声撞开,爸爸的下属冲过来一把揪住舒穆尔的衣服说:“你居然敢和这里的人说话?!”然后他的目光看到了舒穆尔口中的饼干,于是面目立即变得更加狰狞,“你吃了?!你胆敢吃?!你居然偷东西!!”惊恐万分的舒穆尔马上辩解道“不是我偷的,是他给我的,他是我朋友!”军官扭过头来疑惑的看着男孩,忽然怒嚎道“你?!!”男孩此刻也被军官吓得面无血色了,他马上说:“不是的,不是我!是他自己拿的,我不认识他!”说完马上低下头。舒穆尔此刻完全呆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朋友会说不认识他,但是他彷佛马上又明白了,因为他们这种人,本来就绝对不会有人敢和他们扯上关系。

      之后几天,男孩都没有再跑去找舒穆尔,在这期间,母亲显然和父亲发生了一点矛盾,他们经常在吵架,男孩看见母亲在哭,而且哭得很绝望。男孩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好像母亲因为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所以才和父亲吵架的。之后在老家生活的奶奶逝世了,奶奶自从他们搬家后就一直没有来过探望过他们,好像是因为奶奶不喜欢爸爸的工作,而爷爷却很支持爸爸。奶奶的葬礼之后,妈妈突然说要把他们姐弟二人送到阿姨家住,说这里不适合孩子居住,男孩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失望,因为他好不容易认识到的一个朋友,又要离开了。

      后来,男孩终于带着备受煎熬的良心,再次跑到铁丝网前,他见到了舒穆尔。舒穆尔还是像往常一样抵着头,但是这次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男孩看见了舒穆尔的一只眼睛红肿不已,显然是被狠狠的打过了!男孩更加觉得不安,他向舒穆尔诚恳的道歉了,两个小朋友心中的隔阂和不快迅即消除。在后来的几次密会中,舒穆尔告诉男孩他的爸爸不见了,士兵们把他爸爸在内的一伙人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男孩听到后,突发奇想,说要潜入营中帮助舒穆尔找爸爸,就当是上次连累舒穆尔被打的补偿。

       两个小伙伴相约好在第二天带工具来挖铁丝网下的泥土,然后舒穆尔给男孩带来条纹衣服,扮成犹太人钻进集中营找爸爸。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男孩入了集中营,一路上他发现这里根本和电影宣传片中那美好的集中营一点也不像!没有游乐场,没有咖啡馆,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个营房和一大片行尸走肉般穿着条纹睡衣的人!男孩开始觉得恐慌,他提出要回家了,但是舒穆尔说你答应过我帮我找爸爸的,于是男孩只好继续前行。他们来到了一个营房中,正在人群中寻找的时候,突然一声哨响,冲进来一群士兵!他们把这个营房中的所有人押着,走向另一个屋子里。天空下着大雨,男孩和舒穆尔在人群中被推搡着前进,他们恐惧,走向不知的所在。

       此时准备出发的妈妈突然发现儿子失踪了,遍寻不着。有鉴于以前男孩曾经接近过集中营,于是男孩的父亲就带着士兵和警犬在滂沱大雨中一路追寻。毒气室的大门开启了,人们被命令脱光衣服走进去,他们惊恐的问要干什么?!士兵说是帮他们淋浴。铁门被关上,屋顶忽然被打开一个圆形的孔,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往室内倒洒着什么。人们惊恐的大喊大叫,拍打着紧闭的铁门,两个小男孩被吓的不知所措,他们此刻能做的只是相互紧攥着手,用一份最纯真又最无力的友谊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军官父亲跑到毒气室前的时候,里面已经完全安静,再也没有挣扎的声音和气息。他的儿子就在里面,一个德国男孩,和一群被视作垃圾渣滓的犹太人一起,死在了里面。军官大喊着儿子的名字,给铁丝网外等待的妻子和女儿带来了绝望,母亲失去了儿子,姐姐失去了弟弟。母亲抱着儿子在铁丝网外换下的衣服哭得撕心裂肺。她一直不齿丈夫作为纳粹军官的所为,她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她不应得到这样的一个结局,但是千万个失去妻儿孩子的犹太家庭,难道又应该得到如此下场?

       男孩的死是很无辜,但是哪个犹太人的死不无辜?一个德国男孩,和一群犹太人一起困在毒气室里面被毒死,讽刺着这场大屠杀的可悲、可笑、可怜。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一份最纯粹的友谊,两个无罪的灵魂,震撼着每颗被冷酷掩盖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9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